项目案例

华沙国立博物馆
华沙,波兰
业主: 华沙国立博物馆
电气顾问: Zbigniew Kara, Radom (PL)
华沙国立博物馆业主的要求非常明确: 完美突出艺术品,最大程度保护展品,大大降低生态脚印。 新型光源解决方案百分之百采用LED。 在波兰,这是艺术领域中规模最大的收藏馆,并且是第一家采用tunableWhite技术的博物馆,为来访者提供无穷尽的艺术享受。

在公开招标过程中,奥德堡的方案被选中。 光源作用于敏感艺术品的经验和知识对于国立博物馆经营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LED射灯最适用于重点式照明。 原来的1100支卤素射灯,每支功率为100瓦,现在被970支ARCOS的20瓦射灯和120支25瓦射灯所取代,这些射灯把油画和雕塑完美地烘托出来。 非常关键的一个范畴是色还原度,甲方的要求是必须达到RA 90以上。 ARCOS在恒定的光量下,无论多少色温,其色还原度为RA 94,因此完全可以满足这一要求,同时这款射灯的能耗要比传统光线低得多。此外,LED的光源几乎没有紫外线和红外线辐射,起到了保护展品的作用。

由于采用了tunableWhite技术,每件展品都能获得恰到好处的光。
国立博物馆的艺术品从古代到现代无所不有,因此它们对光的需求也是完全不同的。 通过置入的tunableWhite技术,可以根据每一件艺术品的材料、颜色和特性来调节光色。 既可以通过手动方式调节射灯头,也可以通过光线管理的办法来调节色温。 整栋建筑物的光线方案奠基于LED和光线管理系统BUTLER XT,并且包括人员传感器,这大大节省了能源。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蒙塔峰大厦
奥地利,菲尔德基施
业主: 奥地利菲尔德基施,菲尔德基施市建筑管理局
建筑师: 德国柏林Hascher Jehle建筑师事务所,与奥地利布鲁登斯的建筑师Mitiska Wäger合作
照明设计: 德国斯图加特,列支敦士登艾申,Belzner Holmes照明设计工程
位于福拉贝尔格的菲尔德基施的蒙塔峰大厦专门用来举办各种活动,例如音乐会、展览、会议和专业研讨会。 这个集多功能于一身的新建筑由菲尔德基施地方政府公开招标,该建筑取代原来的蒙塔峰大厦。经过5年的规划和建筑,这个文化和会议中心于2015年1月落成。

透明的立面和门厅处的玻璃拱顶都有利于日光照到建筑的大厅内。突出渗透性这一建筑设计的基本理念也体现在照明的规划上。该设计任务由BELZNER HOLMES照明设计工程公司承担,这是一支专门致力于建筑和舞台照明设计的专家团队,他们与奥德堡一道从技术上实施了这一规划。 为了满足该建筑多功能的高要求,LDE设计了一种方案,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使用情况。根据不同的活动,从专业会议到音乐会,从突出精力集中的工作气氛到情调浓郁的招待会,都可以营造出所需的氛围。

经过长时间的测试和甄选,最终奥德堡量体裁衣的照明方案获选入围。基本的出发点是,要让LED光源的调光到百分之零时做到无闪烁,以保证在蒙塔峰大厦进行电视转播时确保高清质量。LDE在斯图加特和列支敦士登的设计事务所与奥德堡一道,为这个项目的多用途要求开发了一个专门的方案。模块式的LED筒灯系列PANOS infinity是这一新研发的基础。

MFH-PANOS这一特定方案是建筑光源领域的世界首创,这要归功于它可以做到从百分之百到百分之零的无级调光。 与迄今为止的标准产品相比,MFH-PANOS逾越了从百分之十到零的最后障碍,过度平缓,没有闪烁。为不同的场合营造相应的气氛,MFH-PANO可以做到从暖白到冷白色温的任意调节。同时可以根据需求借助DMX或DALI通道对冷白和暖白光的比例进行个性化调节。 根据所需的反应速度 ,装入28, 30或者40瓦的筒灯配备了DAL控制或者 DMX控制,可以与每个个体光源实现对话。

在蒙塔峰大厦共安装了2500个奥德堡光源,其中有750个不同规格的 MFH-PANO特制光源。 奥德堡不仅仅承接开发特制光源的任务,而且自始至终地跟踪项目,量体裁衣地与所需范围相配合,这也是参加这次紧密合作的特点。 奥德堡共为蒙塔峰大厦提供了18种不同类型的光源,其中包括用于楼梯间的LIGHT FIELDS evolution,用于咖啡厅的ONDARIA和用于舞台的工作照明CRAFT。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Mathematisch-Physikalischer Salon im Zwinger
德累斯顿,德国
业主: 萨克森不动产和建筑管理国企(SIB), 德国德累斯顿
建筑师: 展览: Holzer Kobler Architekturen GmbH, 瑞士苏黎世建筑结构: Büro Lungwitz, 德国德累斯顿
照明设计: Lichtvision Design & Engineering GmbH, 德国柏林
电气顾问: Elektro Ing-Plan GmbH, 德国德累斯顿
电气安装: Elektro Dresden West, 德国德累斯顿
德累斯顿茨温格宫内数学与物理沙龙历时6年的维修后,2013年4月这个大厅再次对外开放。当年萨克斯选帝侯的这个实验厅建立于1728年,也是这个宫殿内历史最悠久的博物馆。Holzer Kobler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新展区突出该建筑本身巴洛克建筑风格,为这里收藏的那些历史科学仪器珍品扩建出大出一倍的充裕空间。

大型展品单独放置,小型和特别敏感的展品放置在玻璃展柜内。出于这个原因,照明方案显得特别重要:它要陪伴来访者穿过画廊和展厅,帮助来宾辨别方向,同时要起到突出重点、 保护展品并生动展现展品的作用。在整个新规划中一个重要的改变是选择100%的LED照明方案,

简洁的LED SUPERSYSTEM射灯低调节能,灯光质量杰出。同时新一代的LED散射的热量也大幅降低,几乎没有红外和紫外辐射, 满足了最高度的保护要求。超出Ra 90杰出的色还原特性可以真实再现展品的材料和色彩。根据照明任务的不同,SUPERSYSTEM在所有的展厅内和公共区域分为顶灯、外装等和吊灯几种类型。

新照明方案中另外一个典型的特点是日光和人工照明的结合。由于采用了DALI系统,SUPERSYSTEM可以和不同的照明管理系统兼容。这样可以将射灯根据使用目的分为几个控制组,按照具体的光线情况和各个展品的具体状态,调节出最佳的照明强度。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Jumex博物馆
墨西哥,墨西哥市
业主: Eugenio Lopez,墨西哥市
建筑师: David Chipperfield 建筑师,英国伦敦
照明设计: Arup, 英国伦敦
规划实施:: TAAU –Taller Abierto de Arquitectura y Urbanismo,
墨西哥市
David Chipperfield早就跻身于精英建筑师行列。凡是经他处理的空间、材料和照明,都赋予了建筑一种特有的清爽和宁谧。特别是在新柏林博物馆,也是迄今为止他经手的最庞大项目,这位英国人再次证明了他是博物馆建筑方面的专家。Chipperfield 在墨西哥市建造的Jumex艺术博物馆,以流畅的空间和娴熟的线条令人赞叹不已。位于墨西哥市西边的Polanco区是这个首都高档区域。最近几年,在落实一个全方位城市建筑蓝图的框架下,对这个当年的工业区进行了新的开发。在以商务建筑玻璃幕墙和幢幢住宅楼为主要街景的城区,一幢屋顶呈锯齿形的低调独特的建筑映入眼帘:这就是David Chipperfields的创意,墨西哥果汁帝国JUMEX私人收藏珍宝的新家园。

为艺术提供高雅外装
外型上该建筑令人想到伫立在该城市边Ecatapec地区的工业大厅。那里曾是拉丁美洲当代艺术最大的私人收藏馆,包括Jeff Koons, Andreas Gursky 和 Gabriel Orozco等人的作品 – 迄今为止它们只是展示在公司自己的场地内。现在大部分管理和收藏仍然在那里,而Chipperfield在市中心的这个建筑犹如一颗新卫星,拥有4000平米展示场地。

从空间布局上将两个功能区域分开,为要求灵活性很强的博物馆设计带来诸多益处:该建筑共4层,下面楼层是极为精简的管理区和临时储藏间和功能室,这样其他楼层可以全部用来作为展厅。 墨西哥舒适的气候明显地体现在底层开放式的风格上。内部和外部浑然一体,因为该建筑采用柱式结构为基础,这样可以让参观者从各个方位进入。大面积的玻璃墙面和入口宽大的木门,可以让大家对周围的风景一览无余。

人工光和日光完美结合
根据David Chipperfield的想象,照明方案追求自然光和人工光的完美结合。有选择性地将参观者的目光引向窗外,而又重点考虑所有楼层中光源对展厅场地的影响。博物馆要求灵活的空间布局为规划和落实最佳照明设计提出了特殊挑战。与照明设计团队Arup紧密合作,奥德堡为Chipperfield建筑师事务提供了在不同展览情况下具体的相应照明方案。目的是配合简洁的建筑风格,组合出一套便于操作的高效系统。

因此对底层和一层提出的要求是,总体照明要满足灵活变化的需求。这两层主要用于录制各种活动、会议和研讨会,照明主要采用特定的天花板嵌入式ARCOS灯具。这样一方面可以达到低调一致的安装,另外一方面可以对不同区域提供特定照明。如果临时需要对某些展品或者雕塑类三维物体进行照明, 可以用LED筒灯代替ARCOS射灯。

 LED射灯ARCOS
上面两层全部用来作为展厅,并采用了相应的照明技术。5米高的大厅,二层楼可以用隔板分为各个展厅。日光通过一个北向窗户射入,连接着一个可以进入室内的阳台通道。 必要时可以用纺织窗帘挡住晃眼的日光,但是仍然可以眺望窗外。该楼层还安装了一套嵌入天花板的滑轨照明系统,可以根据展览的需求加以调整。点射灯可以调节角度和强度,既可以用于基本照明, 也可以用于重点照明。ARCOS款专门为这个项目开发和配置了技术装配:David Chipperfield在 2008年为奥德堡专门设计了这款体积小的射灯,2013年又加以改进。为开发在设计和技术上创新的照明灯具,满足对展品最高保护的要求, 这位建筑师将他的全部经验都融入到博物馆的建造中。他非常重视室内的测试。Chipperfield矢志不渝聚焦在:始终从客户的角度出发进行观察和评估。

合作设计
在Jumex这个项目上, 奥德堡和David Chipperfield再次启动了共同设计的流程,以提交个性化的方案。照明开发团队为两个展览楼层的ARCOS款设计了一个加长臂,单独的灯头,LED灯采用杰出的色还原Ra 90 色温和 4.000 K色温。这些灯具在三层楼用于重点照明。一个光带系统确保楼层均匀的照明,复杂的几何状楼顶更需要一个配合精美的方案, 以达到自然光和人工光的协调。日光通过锯齿状楼顶的天窗照进楼内。透过多层毛玻璃和半透明丙烯酸树脂或者透过亚白色的遮阳板,日光温馨地撒入室内。

在夜间或者光线不足时,安置在天窗上的光带系统ZX2和带有特制透镜和过滤器的ARCOS射灯开始发挥作用, 它们提供最佳的照明质量,确保对展品均匀的照明。860平米的场地,可以灵活改变和格局空间,而并不失其宽敞的特点。为保证对某些展品特定而重点的照明,还配备了照明遮板。展厅和办公区照明的各自控制由照明管理系统LUXMATE BASIC负责。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维也纳艺术馆
奥地利,维也纳
业主: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维也纳 (AT)
建筑师: HG Merz,斯图加特,柏林 (DE)
照明设计: Die Lichtplaner,林堡 (DE);Symetrys,鲁斯特瑙 (AT)
电气安装: IB Süd,维也纳 (AT)
维也纳艺术馆经过了十年整修之后,于2013年又与参观者重新见面了。维也纳艺术馆的目的是把哈布斯堡家族及其最重要人物的珍藏展现给对此感兴趣的现代观众。高度的对话,展品的教学性质,以及如何突出展品的情感和美感元素,这些对维也纳艺术馆这一新型展览都是同等重要的。艺术馆中的两千来件展品的种类真可谓琳琅满目。其中最为突出的有本维努托•切里尼的著名盐罐、珍品雕塑如克鲁毛的圣女、大师创作的铜像、纤细精巧的象牙作品,以及珍贵的钟表、游戏器具和科学藏品。

在这个项目中,奥德堡通过量身定做的LED光线解决方案,为千姿百态的展品提供了既保护展品又效果突出的照明方法,并且在细部上有微小的区别。照明方案的核心部分是奥德堡与丹麦冰岛艺术家Olafur Eliasson共同研发的杰作Starbrick。低调奢华和功能多广是Starbrick的特征,这一现代艺术和最先进技术的代表如今被使用到博物馆1891年首次开放的空间内。共使用了51组Starbrick照明,每一组由四个Starbrick模块组合。为了能够突出珍奇而敏感的艺术展品,这些灯具都是专门定做的。综合的Supersystem Spots提供了附加的直射光,而Panos Infinity模块则作为间接光源的支持,Starbrick向下照射的面积同时也提供了安全照明。

除了LED-Supersystem的墙射灯,在展示柜中还采用了Supersystem的单体射灯。在展示柜中更加能突出LED技术的优势,每一个展示柜都是自成一体的高度敏感的体系。发光二极管不仅以其长寿命和高能效低维修成本取胜,而且使展品的陈列更加抢眼,同时展品也不会受到损害。光的颜色可以根据展品的颜色和材质进行单个调节,使展品释放出全部的魔力,让观众叹为观止。


Dr. Sabine Haag   “我们想让这一独一无二的珍藏名副其实地重见光明。”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总监萨比娜•哈格博士

艺术史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件可以穿行其内的艺术珍品。加之博物馆内藏品的独特性和多样性,使维也纳艺术馆更加受人青睐。重新设置展馆的挑战首先在于,怎样用现代化的手法去进行布局,而这一布局又不能喧宾夺主,仅仅是为展品服务。

如今,十一年未曾露面的珍藏以一种现代的、多样的、绝对优质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除了使用日光以外,还添加了柔性的光线变化,可以使藏品在夏天以一种与冬天有别的光线意境陈列出来,而观众在晨光中见到的藏品又与晚间参观所得的印象不同。

“十六世纪的珍藏品,在Starbrick枝形吊灯中得到了延续。”

安装枝形吊灯的先决条件是出于对功能的考虑,因此Olafur Eliasson对实际空间进行了考察之后对Starbrick进行了调整。当然,哈格博士和她的团队非常清楚,把现代化元素融入到一件整体的历史艺术品之中会引起激化。然而Starbrick却又把展品层面上的元素重新折射回来。Starbrick就像十六世纪的珍品一样,把最现代的技术、艺术、绝对的完美和诱人的美感结合在一起,灯具的水晶石形状在众多展品中也有所体现。于是,在六米高的展览空间,用艺术品构成了一个第二层空间,而这些艺术品与展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具有实实在在的功能性。

“我们非常清楚,在全世界最佳珍品的收藏馆项目上我们必须与最佳的伙伴合作。”

持久保全展品,这是至关重要的大事。先进的LED照明可以保护展品,因此这种照明方式成为首选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用大胆创新、面向未来的手法让展馆的新鲜气氛保持数十年不变,而不是像专题展览那样昙花一现,这就需要信赖合作伙伴的技术力量,及其对质量一丝不苟的态度了。在这个项目中,这种合作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HG Merz   “这将是我在职业生涯中所做的最为重要的一次展览。”
HG Merz,建筑师和博物馆设计者

专业问题由技术专家们担当,HG Merz的考虑重点就可以从来访者的角度出发设计出这一展览的方案。他非常注重新型媒体提供的可能性,这种方式可以讲述展品背后的历史,从多个层面来呈现这个展览。

“这些在建筑上非同一般的空间,其魅力与光线有着紧密的联系。”

在采光的问题上,他也从来访者的角度出发。光线设计的关键是,如何保持展品和空间的魅力。因此他采用了各种光线意境。一方面他要照顾到艺术馆现有建筑的特征,突出其天花板的格局、颜色和材料,另一方面又要把展品放在中心位置。挑战是多方面的,古典式的艺术馆空间及其家具布置本来并非用来作为陈列空间的,而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展品为数众多,且千姿百态。

“光线应该让人看到。”

对展馆内家具的布光主要是起一个辅助作用,而对一盏枝形吊灯的要求就多种多样了。它不仅仅要给空间带来光线,而且还要具备功能性。Eliasson的Starbrick成功地把照明融入到艺术品中去,去满足各种需求,同时为空间带来另外一个带有当代气息的层面。

Franz Kirchweger   “这一项目的成功之处在于,合作各方都乐意精诚合作,为伙伴着想,成为一个团队共同做出最佳业绩。”
弗兰茨•基希维格博士,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监护人

艺术馆的新型展览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十九世纪建造的历史建筑并不能完全适合一座现代展览馆的需求,必须要对现有的建筑结构做出很多调整。此外,展品介绍又要满足学术上的、交互性质上的和美学上的要求。只有这样才能打动观众。HG Merz与各方一起开发了展览整体方案,既考虑到历史建筑又强调内容的新意和主题,让来访者通过崭新的方式接触到珍贵的展品。

“人造光线应该给来访者带来展品的切肤的真实感:木头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是木头,山里开采的水晶应该是光芒四射的,而不应该看上去仅仅像一块玻璃。”

展览馆的最初设计是靠自然光照明的,为了保持这一方式,在照明设计上做了很多特殊处理。在建筑上,空间不仅宽敞,而且天花板很高,如何营造一个舒适和吸引人的氛围,这就需要创新的想法。安装了枝形吊灯后,不仅达到了公共照明的目的,而且实现了优质的功能性照明。三维的雕塑因此受益匪浅,因为和油画相比,它们对光线有着完全不同的需求。

在计划阶段不得不做出采用灯具照明的决定,当时已经可以看到,采用LED将会取得良好的结果。通过最近几年的技术进步,其结果甚至超过了预期。展品的质感和光泽都得到了逼真的体现,给观众以活生生的体验,同时LED也满足了展品交互和持久的需求。

Olafur Eliasson   “艺术的历史中常常提到合法性和建造现实的问题,正因如此Starbrick非常适合应用在艺术馆。”
Olafur Eliasson

艺术和工业设计的共同之处往往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多。艺术是一种语言,其需求和质量取决于人们想用它表述什么内容。对于Eliasson来说,工业设计是一种表达艺术的方法。Starbrick是一件艺术品,它从艺术的精英状态中解脱出来,凭借着多样性的特性更加平易近人。作为一个由单个模块组合而成的系统,Starbick是一件无止境的作品,它可以一直延伸下去,并组合成新的形式。Starbrick这一元素可以组合和补充,但这一灯具同时也是一个大整体中的一部分。由于维也纳艺术馆的层高,Starbrick在安装过程中得到了加大加粗,但是其形状则未曾改变。为适应历史建筑空间而诞生出一种完全个性化的Starbrick造型。

关于Starbrick
通过与国际知名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的紧密合作,已经有四种个性化的光线艺术品杰作问世。Starbrick是一种用途多广的光线模块。它的基础几何形状是一个立方体,在其六个基准面上又以45°的角度叠加上其它的方块。这些方块可以用作连接元素,把几个模块组合在一起。

» 更多的Starbrick介绍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施塔德尔博物馆
德国 法兰克福
业主: Städelsches Kunstinstitut, Frankfurt (DE)法兰克福(德国)
建筑师: schneider+schumacher, Frankfurt (DE) 法兰克福(德国
照明设计: Licht Kunst Licht AG, Bonn/Berlin (DE)波恩/柏林(德国)
电气顾问: Delta-Tech, Weiterstadt (DE) 威特史丹特(德国)
电气安装: Imtech, Rüsselsheim (DE) 吕塞尔斯海姆(德国)

从一开始,法兰克福施塔德尔博物馆地下扩建部分的照明理念很受重视。奥德堡照明与建筑设计方schneider+schumacher,以及照明设计方LichtKunstLicht密切合作,完成了一整套特殊订制的照明方案。这个方案满足了设计师的高标准要求,同时很好将灯光与建筑结合在了一起。

施塔德尔博物馆的扩建部分提供了300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展示空间,位于原有建筑的花园下方。大厅有8.2米高,天花曲线优雅,仿佛漂浮在顶部。虽然这是一个地下建筑结构,但是扩建部分还是可以在地面依稀可见。参观者可以在花园里,绕着建筑物露出地面的弧顶走一走。这个弧顶是博物馆新建空间的采光窗,天窗的图案让人印象深刻。

这195个采光窗尺度在1.5米至2.5米之间,地下展厅采用穹顶结构,无需额外的结构支撑。自然光可以通过这些天窗照入展示空间,此外天窗上还环绕着一整套LED灯具,灯具有两种光色,暖白色(2700K)和冷白色(5000K)——这是奥德堡照明与schneider+schumacher和LichtKunstLicht合作共同开发的定制照明系统。在阴天或是夜晚,这些LED灯能为画作和其他展品提供统一的照明。

由于采用了奥德堡照明的定制解决方案,高敏感度的展品,比如纸质的作品,可以与雕塑展区分开,直接沿墙布置。照度水平也可以根据每扇天窗的采光情况进行独立设置。定制的Arcos LED射灯可以直接插入天窗内置的底座里,既可以用于强调单独的展品,也可以根据需要照亮整个墙面。

客户选择了奥德堡照明的Luxmate 专业照明控制系统来确保与日光的平衡。照明管理系统采集自然光数据,然后根据不同展品可承受的最大照度水平,来控制人工照明的使用。

Zumtobel. The Light.

 

Staedel  

“在灯具供应商和设计师之间,亲密无间而具有挑战性的沟通,有时候甚至堪称激情互动,这是项目成功所必须的。项目效果非常出色,由此可见我们的工作多么卓有成效。”

Licht Kunst Lich总经理Andreas Schulz

 
Schumacher  

“我们设计建筑的方式是这样的,首先我们确保博物馆原有的所有特色都不受影响,此外,穹顶和天窗的设计,让新的空间仍然可以在街上为人所见。从技术角度来说,现代的空调技术,以及至关重要的基于LED科技和自然光的照明系统确保了项目的可持续发展。”

schneider+schumacher建筑设计师Michael Schumacher

 
Staedel  

“我们的任务是为这些复杂的需求寻找一个一体化的照明解决方案,从照明的质量、显色性和保护展品等多个角度满足客户的要求。我们凭借自身研发照明解决方案的能力,以及与照明设计师、建筑设计师的密切合作,保证了方案的实现。我们整合了智能控制系统和领先的LED科技,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一整套简洁统一并且富有弹性的照明方案,从而使得参观者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专心欣赏艺术。”

奥德堡照明国际项目负责人Reinhardt Wurzer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二十世纪博物馆
意大利 米兰
业主: Comune di Milano, Milan (IT)米兰(意大利)
建筑师: Italo Rota, Fabio Fornasari, Milan (IT) 米兰(意大利)
照明设计: Allessandro Perdetti, Mailand (IT) (意大利)
电气安装: Cooperativa Cellini Impianti Tecnologici, Prato (IT) 普拉托(意大利)
照片: Jürgen Eheim
竞标和施工文件: Gruppo Rota: Italo Rota, Fabio Fornasari, Emmanuele Auxilia, Paolo Montanari

从内而外的闪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米兰大教堂旁边的阿仁伽里奥宫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在改造成20世纪意大利艺术博物馆之后,它再次焕发出全新光彩。这栋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朴素建筑被改为一个多功能的艺术馆。馆中收藏了400件藏品,从未来主义到贫穷艺术,是对整个城市历史的回顾:城市景观通过窗口从特定的位置上呈现,仿佛描绘现实生活的油画活了过来。

虽然很难对外立面进行改动(只是把中间层的弧形窗户边缘的砖块抛光了一下),这栋塔形建筑好像有着一个透明的壳,当室内被照亮的时候,人们可以直接看到它崭新的内部空间。而Lucio Fontana的“Struttura al neon”灯具则从巨大的抛光表面背后,将光束投向教堂广场。

为了迎接新开业仪式,整个建筑都被翻新了。现在,环绕的楼梯将参观者带到展览空间,环绕的玻璃立面提供了不同的视角,如同电影播放一般,每走一步都会看到不同的景色。点状的灯具沿着弧形表面设置,分为两种灯具:嵌入天花的下照灯照亮道路和中庭立面,而栏杆上的小型LED射灯则将蓝色/绿色的灯光投入室内。

灯光作为一种创造性的设计工具,也同样对博物馆的室内空间分割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光门”指出了展厅的入口,以大面积的照明模块作为门框,预示着即将进入更安静的画廊空间。在这里,CIELOS天花照明模块提供了均匀一致的漫射光,人们的注意力焦点自然的集中到了艺术品上。CIELOS模块与地面呼应铺装,时而显现出连续的线条,时而又呈现出方形图案,这些灯具通过LUXMATE照明控制系统统一控制。与画廊中照明模块的漫射下照相反,在入口区域中,设计师采用了安装在墙面上的竖向线条灯进行照明。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维也纳科技博物馆
奥地利 维也纳
业主: 科技博物馆 维也纳(奥地利)
照明设计: Pokorny Lichtarchitektur, Vienna (AT) 维也纳(奥地利)
电气安装: Brüder Gros, Vienna (AT) 维也纳(奥地利

技术展示的高效照明方案

维也纳科技博物馆是奥地利惟一一家展示工程技术和自然科学发展历史的国家博物馆。博物馆的照明系统升级改造,是一个被称为“灯光与气候”项目的一部分。这次改造使得博物馆的能耗降低了70%。

新的照明理念结合了直接和间接照明,提升了博物馆的照明质量。间接照明灯具巧妙的安装在建筑结构预留的灯槽中,对被照物有40-50lux的照度贡献,而且可以调光。额外的重点照明则由20W或者35W的ARCOS金卤射灯实现。相比于改造前的100W卤素灯,节能效果显著。

博物馆有3层展厅,共计使用了1400个ARCOS射灯。这些射灯的一大优势是它们的散热较少,从而连带降低了空调系统的能耗,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MAXXI
意大利 罗马
业主: 意大利文化部,罗马(意大利)
建筑师: Zaha Hadid Architects, Zaha Hadid and Patrik Schumacher, London (GB)伦敦(英国)
照明设计: Equation Lighting, London (GB) 伦敦(英国)
电气安装: Electrical installations: Ciel Spa, Rome (IT) 罗马(意大利)
电气顾问: Max Fordham and Partners, OK Design Group, London (GB) 伦敦(英国)

空间中的动态雕塑

MAXXI国家艺术博物馆是一座粗犷的水泥建筑,本身就极富雕塑感,而且在光影下会显现出不同的风貌。阳光从孔洞中穿过,形成鲜明的图案,而阴影落在庭院之中,光和影在室内与室外以一种微妙的方式交织在一起。棚顶向外延伸,引导着参观者步入大厅,更凸显出建筑整体的高大。交错的楼梯和天桥连接着五个不同楼层的展览空间,一个“垂直广场”引导着人员的流向。从建筑顶部入射到自然光照亮了地面。可根据需要额外开启的间接照明荧光灯具,配合特殊订制的可调光发光天花,这个组合系统为空间提供了均匀一致的漫射光。此外人工照明也可以作为一种预留的创新工具,用动态的灯光来为访客指引路径。楼梯和天桥可以被转化为“灯光的载体”,以半透明塑料和散光膜作为表面材料,内置荧光光源,可以在灯光的闪烁下形成各种图案。

宽敞的空间从入口一直延续到展厅。笔直的、弯曲的、倾斜的墙面,走廊、斜坡、露台,令人惊叹的房间排列以及其复杂的形式层层叠现。平行的房间、交错的房间、嵌套的房间,沿着不同方向蜿蜒前进,在此处分开,又在彼处交合。照明设计的领先之处在于自然光的处理,而复杂的发光天花则模拟了自然的光色和表面。所有技术组件都安装在狭窄的屋顶大梁(混凝土外包裹着钢结构)内:包括用于遮阳的室外格栅和柔光系统、2层玻璃,以及百叶窗。漫射光则由安装在大梁两侧,通长的可调光荧光光源实现。透过磨砂玻璃的散射,灯光变得均匀一致。LuxmateLitenet照明管理系统根据一天里太阳位置的不同和照明需求的变化,对百叶窗和灯光进行统一调节。额外的射灯被用于重点照明,视频投影设备也一起安装在了大梁底部的轨道系统中。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M博物馆
比利时鲁汶
业主: Autonoom Gemeentebedrijf Museum, Leuven (BE) 鲁汶(比利时)
建筑师: Stéphane Beel Architecten, Ghent (BE) 根特(比利时)
电气顾问: RCR studiebureau, Herent (BE) 海伦特(比利时)
电气安装: Spie NV, Zaventem (BE) 扎芬特姆(比利时)
照片: Toon Grobet

艺术的迷宫

M博物馆的藏品多达46000件,从中古时期到现代作品应有尽有,是一座连接历史与现实的桥梁。“历久弥新”——这是鲁汶的信条,也反映了这座新博物馆的现实:穿过复杂的空间,有着许多入口通向这座古城的中心。它是不同年代各种建筑风格的综合体,向人们展示着真实、多元的艺术风范。

旧址上的学院和Vander Kelen-Mertens Palais博物馆两座建筑被整合到了M博物馆之中,并且按照文物标准进行了保护性的翻新,在原有建筑与现代建筑之间由一座桥梁相互连接。博物馆展总面积达6500平方米,分布在迷宫般的复杂空间之中。那些色彩丰富、样式辉煌的建筑显而易见是古建筑,而新的建筑则采用了极简主义风格,在相对较小的房间里面,使用木材作为天花和墙面材料。

建筑师在设计时并未采用统一路线设置和互不相干的房间规划,而是特别设计了一个不同寻常、灵活多变的博物馆之旅,既有高大明亮的展示厅,也有狭小低矮的小房间。这栋建筑的照明设计的理念在于为每个房间量身订做,打造满足不同空间要求的照明场景。在受保护的古建筑空间里,设计师使用了SUPERSYSTEM轨道系统来进行照明, 轨道悬挂安装于原建筑的木天花下面,悬挂线非常隐蔽,几不可见。洗墙灯为展品提供了灵活的、富有表现力的重点照明。此外,设计师采用了三回路导轨和射灯,以提供紧凑、灵活、功能性强的灯光。而在新的白色方形建筑中,由于空间相对完整,设计师采用了结合LED技术的TEMPURA射灯。射灯被安装于TECTON轨道中,其色温可以根据不同需求从2700K一直调节到6500K。不仅如此,使用LED灯具可以完全避免红外和紫外辐射对展品造成的伤害。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新天鹅堡
德国 菲森
业主: Bavarian Administration of State-owned Palaces, Gardens and Lakes, Munich (DE)慕尼黑(德国)
电气安装: Ambos, Füssen (DE) 菲森(德国)

皇家之光

国王路易斯二世如果还活着,他应当会对这个项目感到满意。这位君主一向对于新技术保有开放的态度,在新天鹅堡的建造中就采用了许多当时的先进技术。而在采用了全新的LED照明系统后,新天鹅堡以新面貌步入了21世纪。新的LED技术比以往更高效,更柔和的照亮了这个古老的建筑,如今这一建筑的所有公共游览区域都采用独立的LED照明解决方案进行了更新。

在照明方案设计过程中,最令人担忧的是那些古董家具的保护问题,它们的材质和涂料会在紫外和红外辐射下受到损害。而且为了保持那些房间的历史风貌,要最大限度避免光源为人所见。此外,灯具和设备的安装必须十分小心,不能对古建筑的结构造成损伤。

客户对于SUPERSYSTEM的迷你尺寸和无紫外的光学特性非常欣赏。从建筑学角度来说,这个LED照明系统非常隐蔽,不过即使安装在相当高的位置上, 它仍然可以提供辨识度很高的重点照明。LED射灯的功率仅为2.5W,而且根据配件不同,可以选择多种出光角度。TEMPURA LED射灯让王宫内部呈现出绚烂的色彩。选择暖白(3000K)和冷白(6500K)之间的光色,可以更好的反映建筑内部细节,而管理人员也可以根据需求对灯光进行调节。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照明解决方案
雷克雅未克哈帕音乐厅
冰岛 雷克雅未克
建筑师: 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 Kopenhagen (DK)哥本哈根(丹麦)
照明设计: Studio Olafur Eliasson, Berlin (DE)柏林(德国)

充满冰岛般的热情与能量

新的Harpa音乐厅从雷克雅未克港口曲折的海岸线上拔地而起,仿佛一颗经过精心切割打磨的巨大水晶。建筑富有特色的外立面格栅被用不同色彩照亮,显得格外绚丽缤纷,水面反射的光影则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神秘的北极光。闪闪发光的音乐厅和会议厅装点着冰岛的首都,这栋建筑由Henning Larsen 建筑师事务所与丹麦-冰岛混血的艺术家Olafur Eliasson合作设计,由后者负责建筑幕墙的外观设计。建筑前面的区域沐浴在神秘的蓝色光之中,灯具隐蔽安装,透过玻璃照亮建筑。Olafur Eliasson和奥德堡照明共同研制了一款特别的新型LED灯具,其外形和颜色能够完美的融入到建筑幕墙结构中,在照亮整个结构的同时,又几乎不会被人发现。进入这座水晶宫,观众可以期待在一个全新的音乐体验。巨大的3层音乐厅采用了火焰般的红色内饰,它的名字来自于冰岛最美的火山“Eldborg”,意为“火之城堡”。

Zumtobel. The Light.

share it


Lighting Solution

给您启发

Zumtobel Newsletter
请您输入电邮地址,您可以每个月分享到给您启发的照明方案和奥德堡所有的新消息,每月直接递送至您的邮箱。

建议/ 咨询?

谢谢!

国家
SOCIAL MEDIA